和你一起终身学习,这里是罗辑思维。

今天我们一起聊聊电子游戏这个话题。

如果你不是一个沉迷于游戏的人,对游戏的观感应该不是很好。因为大量的年轻人,尤其是小学生,玩游戏成瘾。

一般的观点是,玩游戏既伤害身体,又耽误学业。所以,游戏好像越来越成为一个社会问题。做游戏产业的人,虽然很赚钱,但总是背负着一种道德上的瑕疵。

我认识一位在游戏业很有名的企业家,我跟他开玩笑说,你是不是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卖白粉的啊?

他叹口气说,我们还不如卖白粉的呢。真要有胆量卖白粉,在黑道江湖上好歹还能被高看一眼。我们这是合法卖让人上瘾的东西,连江湖尊重都没有啊。

这当然是开玩笑的话。不过,游戏业就等于研究怎么让人上瘾吗?他们有没有别的价值呢?

要回答这个问题,我们得先追问另一个问题——为什么游戏会让人上瘾?

你可能听说过很多词,比如即时反馈、荣誉系统、成就感、社交动力等等,这都是游戏让人上瘾的机制。但问题是,为什么人类会吃这一套呢?

最近我看了清华大学历史系刘梦霏的一系列文章,深受启发。

刘梦霏自称是一个“潜伏在历史系里的游戏研究者”,她认为,游戏提供的不是上瘾,而是一种可能性。

游戏是让人能够完整地自我实现,让玩家能回到集体潜意识中,去狩猎采集的祖先式的生活方式。那是一种意义完整的生活方式,从而能填补在当代工业社会中,针对个人而言,断裂的意义链条。

人们之所以要玩游戏,是因为游戏让你在工业社会中,仍然能做一个大写的人。

这个观点有意思了。

说白了就是,人类从狩猎采集社会的状态里走出来,一万年左右,一路从农业社会、工业社会、信息社会,狂奔到今天。但是,我们身体底层的需求和思维模式,还是停留在狩猎采集社会,而游戏让我们可以暂时地回去。

你可以想象一下,我们的先祖,在狩猎采集时代的生活方式是啥,和今天有什么不同?

首先,那个时候我们天天都处于探索的状态,大自然是那么庞大,我们不知道它的全部真相。我们每天要从住的地方出发,探索周边的环境,采集蔬菜果实、打猎,每一次有收获都是意外之喜。

但是现代社会,就完全不是这样了,探索的精神在衰退,因为大量的事情都是确定的。你每天上班坐地铁,会在精确的时间抵达确定的地方;很多工作内容,都是预先计划好的;大量的人,工作只是为了生计,没有什么意外之喜。

第二,在狩猎采集时代,我们并不追求效率,每天劳动时间很有限。因为没有冰箱啊,多采集食物也没有用。每天有大量的闲暇时间,和我们的家人或者从小就熟悉的人相处。

你看现在的猴群,大量时间是用来社交和玩耍的。而在现代社会呢,效率的螺丝每天都在拧紧,整个现代社会体系其实就是一台压榨机,把陌生人大规模合作的效率潜能,给压榨出来。

只要你还有一点时间、一点精力,都会被诱导投入到,为提高效率而从事的工作中。否则,按照现代社会的标准,你就是不上进,没出息。

第三,在狩猎采集时代,人类会为了解决一些特定的问题,制造一些用途特别明确的生活物品。每做一件事,都能直接看到它的结果。

比如,做一个小首饰,戴在头上,很好看;做一把小石刀,可以切开兽皮,等等。做的事和这事的用途、结果之间的关系,是直接的、可见的。

但是在现代社会呢?几乎你当前做的每一件事,都缺乏直接可见的结果。

比如,你寒窗读书十二年,是为了最后一下子的高考,但我们每认一个字,每做一道题,却不能直接兑换为高考分数。

再比如,你工作了,你的每一项工作,当下的结果都不可见,总是要等到月度考评或年终的时候,才能看到成绩。

我们再总结一下上面三点。

狩猎采集时代,人类的生活方式随时随地有探索的乐趣,有大量的社交和闲暇,所有的行动有即时反馈。

但是,这是一万年前的事情了。后来进入农耕社会之后,人类的财富迅速增长,但代价是,这些狩猎采集时代的生活方式,彻底消失在历史的深处。

但是有一项东西没有消失,那就是人类的基因,它一直被复制到了我们现代人的身上。一万年的时间太短,基因几乎没有什么变化。

这下我们就明白,为什么游戏会让人成瘾?你看,游戏不就是提供给我们,一万年前熟悉的那种生活方式吗?

第一,有探索的乐趣,每一个游戏都是一个崭新的世界。好的游戏,几乎有无穷多的细节和深度有待你的发现,可以随时获得成就感。

第二,有大量的社交和闲暇。很多人说爱打游戏的宅男,非常孤独。

其实才不是呢,他们是在现实世界里孤独,游戏恰恰是治疗他们孤独最好的良药,里面的战队、伙伴、社团,比现实世界里热闹。

第三,很多人沉迷游戏的原因,是因为游戏有清晰的即时反馈。

在游戏里,你每打一只怪,都会非常明确地获得100点的经验值,绝不落空。你的每一个成就,都会记录在徽章系统、排行榜系统和分数系统里。你可以随时知道自己的进步,现在的游戏,会竭尽全力地优化这些反馈。

聊到这里,你肯定明白了,沉迷游戏,本质上不是游戏本身的问题。实质上,它是人类现代文明和人类远古生活方式断裂导致的问题。

这个断裂的责任,不应该由游戏来单方面的承担罪责。

电子游戏,不是一帮坏人为了利益坑害他人。它是技术发展到这个阶段,必然会出现的东西。

在人类历史上,一旦出现新东西,都会有相当大的副作用。那个时代就会有人喊,完了完了,礼崩乐坏,前途一片黑暗。

比如,电视发明之后,当时就有很多人觉得,天呐,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沉迷于电视?电视成瘾,下一代怎么办?

事实上,我们看电视长大的一代,不也照样活蹦乱跳,没有成为堕落的一代啊。从一个更长的历史时段来看,人类文明总是被这些东西推动着向前走。

把好坏判断,放在一边,这种新技术,就是一个事实,我们无力拒绝。只不过,下一阶段的人类文明,会在这些事实上变得不一样。

前面我们提到的那位清华大学历史系的刘梦霏,有一个说法很有意思。她说,游戏是一种精神过程,游戏是一种平等与自由的媒介,能够最大程度地发挥人的自主性,通过反馈和社群认同,使人感受到自己的行为有意义。

什么意思?

简单说就是,游戏是未来人类表达自己,创造意义的一个媒介,它是下一代人类文明的基础。

未来,游戏不仅仅是一种玩具,游戏会成为经济、社会、制度重构的一种基本机制。娱乐会游戏化,公司管理会游戏化,教育会游戏化。

游戏不仅是一群人沉迷其中的玩乐,游戏会成为我们新的生存方式。这不是什么黑暗的前途,用得好,它将是人类重返自己精神家园的途径。

只不过,这个进程刚刚展开,我们现在看到的乱象,会逐渐溶解在它展开的过程中。

这个话题先聊到这里,有机会,我们继续谈人类生活普遍游戏化的话题。

好,祝各位周末愉快,我们下周见!

欢迎你在留言区写下今天的想法。

把下图分享出去,与更多的朋友一起终身学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