策划人:李子旸

和你一起终身学习,这里是罗辑思维。「得到」App刚刚更新了版本,有更多精彩内容和新功能等着你,欢迎升级到最新版本!

上一周,我们都在介绍施展老师的《中国史纲50讲》这个课程。在介绍的过程中,我也生出一个感慨——

我们这代人,生活在一万年积累起来的文明地层之上,我们天天看到的是周边的景色,向往的是上面的空间。但是其实很少有人往下看,我们今天的文明是怎么累积出来的?为什么它能累积出来?有哪些重要而又关键的节点?

这不是说要学历史啊。有时候学历史,我们往往注意到的都是一些有趣的故事,而不是哪些关键的文明突破点。这些突破点,往回看都很容易,往前看都很难。

比如,我们今天用的一系列网络工具,微信、微博之类的,你会觉得顺理成章啊,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啊。但是您倒是说说,下一代互联网工具什么样?这个世界上暂时还没有任何人知道。

再比如,雕版印刷术,现在看简直太简单了,不就是在一块木板上反着刻字,然后抹点墨水,往纸上一盖,就行了吗?

对,就这么简单,但是中国人还是受到两个方面的启发,就是从外国传过来的印章和中国人自己的拓碑,然后经过几百年的琢磨才发明出来的。你说中国人怎么这么笨?西方就连这个还没发明出来呢。

所以啊,回到很多创新的原点,你才会知道那有多么不容易。

这让我想起一本书,赵汀阳老师的《坏世界研究》,这里面就提出来一个说法,很有意思,叫“基督教的四大发明”。我们今天觉得习以为常的很多事情,不是古已有之的,而是基督教发明的。今天我们就来聊聊是怎么回事。

基督教本来只是犹太教的一个分支,为什么后来,它能发展成为一个世界性宗教?可以想见,它一定做到了什么前所未有的创新,才会让它这么成功。

我们都知道,基督教在发展历史上,先是受罗马帝国迫害,后来又被罗马帝国奉为国教。其实原因是一样的,就是看到了基督教在争取人心上的巨大能力。所谓基督教的四大发明,都是围绕这一点的。

第一个发明,是“心灵管理”。

在基督教之前的宗教,虽然也都提供精神上的安慰,但通常都是你遇到困难了,去神庙向神祷告,求神保佑等等。它们并没有一套周密的管理你心灵的系统。

但是基督教不一样。在教义上,它强调人心灵的纯洁性和单一性。为了做到这一点,基督教发明了很多东西。

比如,忏悔。也就是灵魂的自我检讨,结合自己的日常行为,彻底向上帝坦白交代罪行。

中国历史上,儒家也强调人的自省精神,但这种自省的目的,往往是调节自己和他人的关系,而不是校正自己的行为,来符合神的意志。

也就是说,基督教是第一代搞思想工作的心灵管理体系。以前的宗教,神职人员基本都是主持仪式的祭司。但是基督教的神职人员,布满社会各个角落。主要的工作,不是主持仪式,而是从日常生活着手,听取人的忏悔,教导人改正。

基督教的这个发明,在现代社会演变成了各种心灵管理系统。政党、企业组织都在用。

基督教的第二个发明,是“绝对敌人”。

敌人这个概念早就有,但是对绝大部分早期社会的人来说,敌人都是暂时的。双方发生利益冲突了,你是敌人;冲突解决以后,就不再是敌人了,甚至可以化敌为友。

但是基督教的敌人,跟利益没关系,跟敌人具体的行动也没关系。只要你不是基督教徒,你就是异教徒。在基督教内,如果你的思想不是那么正统,那你就是“异端”,那也是永恒的敌人。只要是敌人,就不可讨论,不可妥协,无可商量,必须斗争到底。

这也是基督教和犹太教的区别。虽然都是一神教,但犹太教仅仅局限于犹太人,他们并不关心别人的信仰和生活。基督教则是一种普世性的宗教,这就意味着他们的目标是要传教到全世界,而不可能与异教徒和平共处。斗争不是一种手段,而是信徒终身的使命。

这样做,对于基督教的凝聚力有非常大的好处。

第一,和绝对敌人的永恒斗争,可以增加本集团的内部凝聚力和活力;

第二,可以把自身的一切失误、困难、挫折归因于绝对敌人,这就能推卸责任,让自己保持永远正确。

你看,我们经常说,美国要放弃冷战思维,什么意思?

就是这种“绝对敌人”的观念已经不只是在宗教里有了。美国很多人的政治思维里,就充满了这种东西,从前苏联到恐怖分子,美国的国际政治话语里,永远需要一个假想的敌人,这其实也是基督教的遗产。

为了塑造这个敌人,基督教于是又有了第三个发明:就是“宣传”。

宣传不是简单的信息扩散。在基督教之前,也有信息扩散的方式,比如孔子的聚众讲学,比如在古希腊的广场上苏格拉底的辩论,比如罗马元老院里的政治演说。这些思想扩散方式,即使是煽动,也是以思想对抗思想。

基督教发明的宣传,则完全是反思想的。他们要求受众的是直接停止思考、放弃思想。办法当然是很多了。

比如,超现实的美好承诺,铁口直断地给你一个天堂。这是很多老百姓特别容易接受的东西。

再比如,基督教会给你一个简单而完整的世界观、历史观。大多数人是没法明白那种复杂的、对世界和历史的解释的。所以,简单的解释系统特别对他们的胃口。

再比如,具有道德优势的形象设计。你想,牺牲在十字架上的耶稣,具有强烈的心理冲击力,非常容易引起人们的同情。

最后,也是最重要的一招,是话语的无限重复。一句话,反复说,天天说。

刚才说的这几个宣传工具,不仅是宗教和政治啊,你想想每天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广告,它们之所以有效,是不是也因为这几个招法?这都是从基督教那里继承的遗产。

基督教还有第四个发明,就是“群众”这个概念。

在基督教以前,也有形形色色的民众,但这些人群都是临时出现的,很难长期维持。而“群众”是什么?是精神高度相似、高度同质的一群人。在完善熟练的精神控制术出现以前,不可能有群众。群众,是基督教出现以后的新事物。

现代社会之所以有能力发动大规模的社会运动、全民动员的战争,和群众的形成有直接关系。

在和平时期,群众则主要表现为消费者。在广告的频繁宣传下,群众的消费品味也高度一致化,喝同一种饮料,吃同一种快餐,在同一个网站购物。这才能形成现代社会大规模的消费品生产和流通体系。

以上我们说的,心灵管理、绝对敌人、宣传、群众,基督教这四大精神发明,不但造就了基督教这个世界第一大宗教,还深深嵌入了现代社会的方方面面。没有这四大发明,现代社会很可能就不会形成。

今天我们说这个话题,不是在做什么批判。我们是想说,很多我们见怪不怪的事,在它发明出来的那一刻,其实都是巨大的创新。很多巨大的创新一旦启动,就会走出自己的领域,彻底影响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。

好,这个话题我们就聊到这里,明天见。

欢迎你在留言区写下今天的想法。

把下面的“知识账本”分享出去,与更多的朋友一起终身学习。

划重点
所谓基督教的四大发明,都围绕着争取人心这个巨大能力。
第一,心灵管理。强调人心灵的纯洁性和单一性,比如忏悔。
第二,绝对敌人。异教徒是他们永恒的敌人,这增加了内部凝聚力。
第三,宣传。让人停止思考的宣传,极具冲击力。
第四,群众。精神高度相似的一群人,聚集在一起。
这些在现代商业运用广泛,我们习以为常的事,在当时都是巨大创新,如今也影响着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。